陈静宜|飲料,要不要?

如果不是低消概念的话,将水吧也视为店里众多档口之一,每个一视同仁,那么消费者既然有选择权,吃这摊、不…

陈静宜|年菜与女人

身为长媳,她每年过年都要煮给二三十位亲人吃,煮了二十多年。有一年,她终于崩溃了,在除夕夜当晚搞失踪,…

陈静宜|拿回早餐权

不知道吉隆坡是否也是如此?人们因为图方便,早餐的图像从饭桌转移到了办公桌,从多人共食变成单人与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