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玲|连名字都被剥夺

去年当塔利班夺回阿富汗政权时,我就想到了《使女的故事》。最近,当塔利班下令女性出门必须穿全身罩袍(b…

谢丽玲|地底下

芬兰的地下碉堡让我想起了札幌那宽阔的地下街。我一直以来都以为札幌有那样一条又长又宽的地下通道,是因为…

谢丽玲|山坡上的生活达人

中公先生既没有美化田园生活,也没在鼓吹什么生活美学。没有镁光灯、没有光环、没有滤镜、没有美图。看他们…

谢丽玲|远方有战事

我原本对乌克兰几乎零了解,人生中也不曾与乌克兰人有过任何交集。但是开战以来这几天看到乌克兰人誓死保卫…

谢丽玲|酷安娣的养成

我想学她那超越年龄的年轻又开放的心态呢。或许很难像她那样真心喜欢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事物,与后辈们有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