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凤云 | 回收,困难重重

可怜的回收。总是被大家写在布条上高高挂起,还写了歌轻快地歌颂,但现实生活中,回收远远被世界抛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