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子|隐忍与隐藏,道理的老树

人言可畏在于你阻止不了别人怎么想,而自己却乱想。

那些不由自主的“被茶余饭后”的日子,到底对当时的自己产生怎样的冲击?回看2014年写下的这一篇,我觉得自己算是盘根错节,也很努力迎向阳光的了。

报章转述的是非版位,取代了我在FB的一句真心情。版位越多,真心话越少。因为我想解释的越来越多,也记不了那么多,慢慢的脑袋装不进了,就忘了,也就算了。

最无可奈何的是被是非者自我设限,讲多错多,讲错揣摸错,到最后你陷入更大的是非疲劳。FB一句真心情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太疲累了。已经可以跟这个世界的复杂对等,我的心也不单纯和简单了。

隐忍与隐藏,成为一种自我锻炼;被灌上成熟、懂事、入世之名。道理像一棵大树,在脑袋里盘根,长出越来越多树枝,我多想它一夜变老树,那么就可以承受大风,不易折断。大树每晚在临睡前会长大一点,树枝变复杂一点,偶尔会茂盛得打结,有时会一起折断,枝叶零落,一败涂地的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