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隐藏于国籍法中的歧视和厌女情结

在父系氏族制度思维下,女性依然无法延续大马族的血脉,那么她们的子女固然是外国人,当然也就不能自动继承母亲的大马国籍。这就是着着实实歧视女性的思维。

根据大马统计局,2021年大马人口数为3270万,51.4%是男性,48.6%是女性。可见得无论是男性或女性,大马都视一律视为国民。可是在孩子国籍传承权上,平平都是国民的男性和女性却无法享有公平的待遇,因为大马宪法允许大马籍男性和外籍配偶生育的孩子可自动取得大马国籍,但大马籍女性和外籍配偶的孩子却不可比照办理。

本月9日,高庭法官阿克塔达希裁决大马男性及女性与外籍配偶生养的孩子皆可自动取得大马国籍,大马女性在国家独立64年后于国籍传承权终能与大马男性看齐,没想到内政部却即时对这项判决提出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