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黑胶——一场音乐美学的解谜旅程

星洲副刊【迷你相馆】专栏作者Frank Wong形容,听黑胶音乐像一座大山。“买唱片是一回事,买多少唱片是一回事,开始注意录音师、混音师是谁又是另一个层次,这样一层一层往上……”

一如品酒、品茗,并非液体流过舌头滑进食道的吞咽过程,而是流经齿颊,停留在舌尖、舌根、喉咙等细微感受,是深入的品味。Frank Wong听黑胶,不为情怀,而是享受比较不同载体的音质、补缺数位音乐的不足、欣赏封面设计美学,还有发现曾被忽略的好音乐。

玩黑胶音乐还有一个迷思:音响唱盘唱片加起来,这笔投资不小吧?在Frank Wong眼里,这要看怎么玩、怎么想……

报道:白慧琪
图:受访者提供

Frank Wong的音乐书籍和唱片。

玩黑胶的心态百百种,有人收了一整屋的黑胶唱片从来只听那几片,一张张专辑当海报收藏;有人视之为父辈留下来的宝藏,不丢弃也不玩赏,真的就摆着;有人被黑胶“玩”,迷信标价最高的那张,用最贵的唱针播放,而非音乐流经耳朵、心里的真正感受。

音乐载体从黑胶跨越到现在数位串流,黑胶占据了1950到1980年代,让它天生散发浓浓的复古情怀。可是对70年代出生的Frank Wong而言,黑胶是新事物。父母没听黑胶,等他长大有消费能力时,已是卡带的时代。他在第一次全国行动管制时才开始入手唱盘听黑胶音乐,但又不算新手。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