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伦 | 投资,有理未必能够走天下

破坏式创新是最令人讨厌,也最容易遭到民愤和反弹,所以也最容易被政治干预,最后被扼杀在摇篮中。

我们常听人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也有人认为只要我们能够有理有据来论证一样事物,那么这世上没有事情能够难道我们。然而,越长越大,我们会发现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甚至是当我们深信这道理必然正确时,所付出的代价往往都是巨大的。这窘境在投资也是如此。

不管我们学习了多少估值方式,了解公司的现金流和营业模式,并能够大概准确预测其未来成长率,算出了一个数值,然后说这就是该公司的目标价格。而事实上,许多公司股价并不会“顺其自然”地涨到这个价位。这种心酸是股票分析师的日常。因为市场里永远都会有其他因素在干扰理论上的“必然结果”,例如投资者情绪,所以我们也学会区分“应然”和“实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