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婉玮|国内小党的存在意义

这个小党林立的时期,可视为政治转型的阵痛期,除了主流政党竭尽所能的合拼与结盟,作为选民的我们,也该好好思考,如果既想支持新小党多元和民主的理念,又想保留维持稳定和行政经验的主流政党,应如何选择才能两全其美?

2008年大选出现海啸现象后,公民提高了参与政治度,精英领导的主流政党也开始理念之争与党权之争,分裂为多个派系而且组织新政党。社团注册局于2013年公布合法的新政党有20个。

自2020年喜来登政变后,国阵、希盟及国盟互相牵制形成三鼎局面,新政党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联盟内部继续分裂。土著团结党分裂为三派,原党由慕尤丁领导,马哈迪与赛沙迪则出走各另创全民斗士党和MUDA。公正党方面,遭到开除党籍的阿兹敏及其支持者加入了土团党,而去年由两名前公正党员接管2012年创立的砂拉越工人党并更名为全民党(PBM),已被视为公正党退党人士的“退路”。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