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志教授|中国封城的逻辑

放眼当今西方世界,能有效发动全民进行一场防疫运动的国度已经极为少见。中国能以保卫百姓生命为依据,号召全民在全面防疫保家卫国的“爱国”运动中,牺牲小我,是否就等同于在强敌入侵时有能力团结一致,完成一场抗战胜利的假设?

中国封城GDP料每月最少蒸发1940亿- 财经- 即时财经|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Malaysia Latest News and  Headlines

冠病爆发以来,已两年有余。最新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及其新变异毒株的杀伤力据说已有弱化迹象。饱受蹂躏的全球经济和受冲击的各国社会,在庆幸之余,正逐步放宽病毒管控,重新准备迎接正常生活之际,中国却仍旧坚持“动态清零”政策,其背后到底是政治还是医学主宰决策,难于得知。但如果是政治因素压过医学论据,或是出于怀疑医学论据的可靠性而认为“动态清零”才是唯一能保护全民的最佳办法,而这么做的社会经济成本是挺高的。

本文的核心就讨论政治因素和社会经济成本这两个课题。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