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苏:马来语≠马来西亚语 约60%东盟人口使用 – 深读东盟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建议把马来语列为东盟的第二官用语,换来各方冷回应,不少专家表示不太可行。不过,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民族研究所(KITA)创办人拿督山苏安里教授认为,首相的建议是一个好的想法,同时强调在地理人口及历史背景下,马来语至今仍被认为是东盟的主要语言。

报道 / 李佳憓

山苏安里表示, 在谈论此课题时, 各方必须回到历史知识基础上。他解释, 无论是马来西亚语(Bahasa Malaysia)还是印尼语(Bahasa Indonesia),历史上都是最初源自于努山达拉区柔佛-廖内(Johor-Riau)地区的马来语(Bahasa Melayu)。

“然而,这些历史事实和历史现实并没有被解释清楚,包括我国政府直到今天都没有征求专家学者的意见。”
拿督山苏安里教授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民族研究所(KITA)创办人

他说,自10世纪以来,柔佛-廖内在历史上一直是国际航运的重要中转站,成为世界旅行者、商人、传教者停留的地方,而马来语作为通用语言遍布努山达拉(Nusantara)地区、婆罗洲、苏门答腊、马来半岛、泰国南部、菲律宾南部、柬埔寨、寮国和越南,同时也继续使用当地语言和方言。

东盟四分三人口 通用马来语

山苏安里说, 从地理上看,通用马来语的人涵盖于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汶莱、泰国南部、菲律宾南部和印度支那南部的人民,约占东盟实际地区的四分之三。人口统计上则有大约4亿或60%的东盟人口在使用。

“从地理、人口意义及历史背景下,马来语直到今天仍被认为是东盟的主要语言。 ”

他补充,在东盟里,没有其他单一语言能像马来语那样广泛和占主导地位,如泰国语、缅甸语、高棉语等,即便是英语也只是东盟的第二通用语。

“首相的建议是一个好的想法,但在传达方式却是糟糕的,他本来可以有更好的理解和解释。 ”

他认为,在首相提出如此重要的政策建议之前,应该咨询和收集更多的研究和专家意见。

指印尼部长说法 不基于历史

印尼教育、文化、研究和技术部长纳迪姆早前表示拒绝这项提议,声称东南亚一带最常使用的是印尼语,估计全球超过47个国家都有使用,因此认为印尼语会比马来语更适合作为东盟的主要官方用语。

对此,山苏安里回应,印尼部长的说法并不基于历史和历史知识。他提及,在1928年通过《青年誓言》(Sumpah Pemuda),印尼民族主义者接受马来语作为印尼语言的基础。

“但我们不能指望部长在所有课题上都能胜任或通晓,无论来自印尼还是马来西亚。”

学者:影响各国关系 “马来语难列东盟官用语”

那么,马来语有可能成为东盟10国的官方用语吗?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研究学者皆认为,在现实上不太可能落实。

实际上,2007年《东盟宪章》第34条阐明,英语是东盟的“工作语言(working language)”,这是考虑到东盟成员国的多种语言及尊重所有国家平等的重要性,因此并无“官方语言”一词。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东盟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林薇伶认为,东盟的团结在近年来经受严峻考验,不太可能继续在非紧迫的问题上进行会导致东盟内部分裂的事情,如语言政治。

廖朝骥:部分国家或觉得被矮化

我国国际关系专家廖朝骥博士说,若将任何一个国家的语言设定为官方语言,必然会有尴尬之处,某程度上会引起一些国家觉得被矮化,或某国家变成主导国。

“当各国领袖回到自己的国家时就会面对民族主义者的压力,这会影响东盟国家的关系,也不符合东盟相互尊重的精神。”

因此,选择使用一个非东盟国民族语言的英语是折衷的方案,并考量到东盟作为区域性组织与国际接轨的便利程度。

“现在首相做出这样的呼吁后,你看各方其实就好像有听到,但没有任何回应,所以这件事在现实上比较不可能落实。”
廖朝骥博士
我国国际关系专家

林薇伶:各国马来语有差异

林薇伶也认为,使用英语是一个合乎逻辑且合理的选择,在不采取任何特定立场下为所有成员国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尽管当今的印尼语和马来西亚语都是在马来语的基础上形成的,也与菲律宾的他加禄语(Wikang Tagalog)都属于南岛语系,非常相近,但彼此还是有差异。

东盟国家的主要语言

国家人口语言
Flag of Malaysia 马来西亚 3270万 马来语、英语、汉语、淡米尔语
Flag of Singapore 新加坡545万英语、马来语、汉语、淡米尔语
Flag of Philippines 菲律宾1.1亿加禄语、菲律宾语、英语、西班牙语
Flag of Indonesia 印尼2.7亿印尼语
Flag of Cambodia 柬埔寨1690万高棉语、英语、法语
Flag of Thailand 泰国6670万 泰语
Flag of Brunei Darussalam 汶莱43万马来语、英语
Flag of Vietnam 越南9850万越南语
Flag of Laos 寮国730万寮国语
Flag of Myanmar 缅甸5500万缅甸语

林薇伶质疑:“首相声称超过3亿东盟人口在日常中使用马来语,但问题是,这是马来西亚的马来语、汶莱的马来语,还是印尼的马来语? ”

她强调,虽然首相说全世界至少有6国家部分地区都有用马来语,但实际上除了汶莱,这些国家的马来语使用者只有少数。

“尽管首相的提议并非取代英语,但为东盟增加额外的工作语言必定会导致更多的官僚程序,降低东盟机制的效率。”
首席研究员林薇伶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东盟研究中心

“例如马来语在新加坡的宪法中是国家语言,但大多数华人,尤其是年轻一代都不会说马来语,大部分新加坡人也已经习惯用英语作为工作和社交语言。 ”

增额外工作语言成本高

她补充,使用不止一种官方语言的成本很高,包括所有会议文件和记录都需附上各语言译本及聘用专业口译员,涉及庞大财务成本、人力资源和时间。

研究表明,通过采用单一工作语言,欧盟每年可以节省250亿欧元。

深读东盟 更多内容⪢

发现东盟02期 其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