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宜|阿母的薄饼

薄饼是家宴,家家户户放的配料不同,但大抵上有区域性特徵,例如:厦门人必放浒苔、福州人会放大量豆芽、泉州人放大量胡萝卜、同安人则是包咸饭,这些是约定俗成、代代相传的配料,从薄饼包什么配料大概可以猜出那家人的身世,因此我将其视为没有文字的祖谱。

厦门现代的薄饼样貌。

我父亲有两位太太,父亲在我四、五岁时因病离世,活不过60岁;而他的两位太太却相当长寿,为区分两人的不同,我称大妈为“阿母”,她今年93岁;称我的生母为“妈妈”,她今年89岁。

这两位太太虽然命运多舛,出身却大不同,阿母来自福建厦门的富贵人家、妈妈则来自台湾彰化的贫穷乡下,她们共同点是强韧的生命力,令我不仅佩服甚至称奇。不同于世俗剧情的发展,我跟大妈很投缘,父亲去世时我还小,对父亲的记忆很模糊,只能透过阿母的叙述勾勒父亲模糊的轮廓,而另一个我们常聊的主题就是吃。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