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宜|​珍惜你爱的厨师

有些厨师长期高压下,导致自律神经失调,包括失眠、焦虑、注意力不集中等,还有一些厨师因此产生暴力倾向,借由酗酒、吸毒来处理压力问题。如果你觉得这样听起来够糟的话,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已经有认识的厨师签妥“生前契约”(向生命礼仪公司预先购买往生后的殡葬物品与服务),以防意外身故时,身旁亲友无所适从。

小笼包需要花费厨师许多体力与手艺,颗颗皆辛苦。(图为乐天皇朝)

Jason是一名厨师,他告诉我,曾有严重便秘的困扰,“起因于想上大号时刚好遇上要出餐,心里想着忍忍,等下再去,结果想上的时机点就过了。久而久之,真正想大的时候就大不出来了。”后来靠着药物治愈,不过这能一劳永逸吗?不能,只要还继担任厨师,就无法改善。

我们知道,当餐厅还没开门做生意前,多数员工就开始在里头工作了,备料、研发菜色、用餐等。有家米其林餐厅的员工会告知店内的厨娘,煮员工餐时要把米饭煮得软一些,这是为了能让员工更快吞饭,以便把用餐省下的时间来备料。当我听到这件事时,罪恶感涌升,原来我在厨房外头愉悦地、慢慢地享受美食,厨房里头的人们,却是完全相反的进食方式。

这些分毫不差的酱汁点,厨师需要花费极大的体力与时间才能完成。

我认识许多这样的厨师,有些厨师求子多年未果,推论可能是跟久处高温环境有关。还有人因为长期久站,静脉曲张;或是姿势不良,像是弯腰点盘里的酱汁、捏小笼包而出现筋膜炎、关节炎等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