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宜|烟熏的滋味

柴火烹调所带出的烟燻味是相当迷人的事情。它很直接,还带点原始跟野性,犹如人捨弃餐具的中间者角色,用手抓食那么直接,单纯回到火跟食物、食物跟人的关系。

在一次采访中,一位鲁凯族主厨告诉我:“烟熏味就是家滋味,山上、乡村、田间经常烧柴、烧稻草,而这些地方往往就聚集着住家,小时候放学回家路上,沿途都是柴烧的气味。”因此要说家的味道,就一定少不了烟熏的气味。

台东布农族原住民传统煮小米,也是使用柴烧,而那烟燻味就是家滋味。

这个回答,意外解开了我在马来西亚,遇上柴烧食物显得特别愉悦的原因,深埋几十年的记忆,被这烟熏的气味所唤醒的。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