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宜|早餐的蛋,难搞的人

吃生熟蛋是我想念马来西亚食物最便捷的方式,为此,我有先见之明,买了煮蛋神器回台湾,还当作伴手礼送朋友。煮蛋神器是在上层放生蛋,并注入热水,等到像滴漏那样水滴完,就代表生熟蛋完成了。


旅宿外地,有的酒店早餐有上百样的菜式可选,看得人眼花撩乱,然而最重要的还是蛋,对我来说,蛋是早餐的核心,攸关早餐的成败,而早餐的成败又攸关一天的心情。

一次,入住台湾一家高档酒店,早餐採单点式。服务人员询问我想吃什么早餐蛋,我回答:“可以给我生熟蛋吗?”我见她露出犹豫的神情,于是跟她进一步解释:“像是热的温泉蛋,蛋半生不熟,加一点点胡椒粉跟酱油调味。”她说明白了,然后离开。结果温泉蛋是有了,但是是冰的;酱油是有了,但用的是柴鱼酱油,胡椒粉替换成了七味粉,差以毫釐失之千里。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