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宜|当星马食物台湾化后

我家附近出现一家“大马”肉骨茶,一开始是马来西亚人开的,后来好像转手给台湾人,因应附近的学生族群,而出现台马混搭组合,吃肉骨茶配凉面,肉骨茶里放水饺,吃咖哩叻沙面搭烫肝连、卤蛋与花干。

要说台湾人对异国食物的接受度很高(也可以说很低),几乎什么食物都愿意尝试,但几乎什么食物也会无疑地被改造,能留存下来的,多半是已经被台味化的了。

不只是台湾,食物一到了异地,多会随着人事时地物而出现“因地制宜”的改变,举例来说:日本花寿司到了加拿大与美国之后,以“加州卷”(California roll)的姿态现身,后来不仅流行各地,还红回了日本。马来西亚在英殖民时期留下的牛排,不也被海南人改造成了海南鸡扒吗?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