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政权更迭,恐怕换汤不换药

对新政府不敢有太高期待,只祈求不要一代不如一代,害百姓吞不完政治斗争的苦果。

最近一年多以来,大马人是在“政治斗争”和“疫情严峻”下辛苦的活着。

慕尤丁在“喜来登政变”后,勉强撑了一年半终于下台。这是509换政府后第二个卷铺盖走人的国家领导人,首相任期一个比一个短。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