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智|黄舒骏的未央歌 我的少年狂想曲

1989年发生了许多大事影响着我,那时候才小学的我,近乎每天盯着报纸看,89六四,柏林围墙倒下,三藩市大地震等等,震撼了心灵不断颤动,那一年我一直躲在房间的角落,听着黄舒骏的〈雁渡寒潭〉。那一年听着听着一把声音唱着玩味的歌词,戏谑地唱着轻狂内心世界,开拓了另一个世界。

文:陈伟智(媒体人)

黄舒骏的“回神“之作——〈改变1995〉。

我的少年比较早熟,小学时就读完金庸小说, 再读鲁迅、巴金,对国家大义,对不断重演的杀戮残酷历史似懂非懂。当时听一众滚石歌手、王杰、陈升等,而当时对罗大佑和黄舒骏的歌词非常着迷。黄舒骏的年少轻狂吸引脑洞才开启的我,更是形成对台湾生活和文化的向往。

所以,我知道了那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来到台大就像不经思考不择手段争先恐后地向前跑。所以,她以为她很美丽,唱着唱着好像学会很多道理,至少开始看她的背影。所以,思辨着现实和初心之间,曾经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何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是单纯的孩子,真的希望单纯一辈子?听不懂的话,其实是真不懂?还是假装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