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碧融|别让政客愚弄你

类似莫哈末阿班迪思维的政治人物和官员比比皆是,比如将强奸案归咎于女性的穿着性感、责怪内衣裤的展示令人感到不悦、将赌场视为犯罪率提高的因素、指责母语教育导致族群分裂、指责威士忌的品牌名称和设计侮辱穆斯林等。

你在路上行走时,一不留神头撞上了一棵树,头肿起来的你会懊恼自己的大意,或是指着那棵树骂道,“你怎么长在这里,害我撞到你,我一定要叫人把你砍掉。”若你真的这么做,恐怕会被人说“神经病!”,因为东西是死的,而你是可以移动的生命体,所以怎能迁怒于树呢?

或许你会以为现实生活中不会出现这样的人,但若你观察我国政治人物的言行,就会发现有者就擅于将社会问题归咎于物品。这无疑是一种懒惰的行径,因为只需找一样东西作为指责对象,就不用花费时间与精力去探究问题产生的根源,甚至还能夺取人民的眼球,提高自己的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