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赛沙廸,一个年轻从政者的咏叹调

不管前路是康庄大道或是死路一条,都需要有人去开拓。赛沙廸要做拓荒者,就必须扛起压力和风险。选择在法庭抗辩,也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几个月前,我和赛沙廸见面,大家兴致很高,谈了近两个小时;从希盟垮台的前因后果说起,聊到他为什么不投奔国盟,也不加入马老爷的斗士党,而是成立以青年为骨干的新党MUDA。

当然,谈话也没有遗漏国盟执政之后,他面对的种种压力,包括有关方面屡次争取他支持,而压力总随国会开会而来,也脱离不了年前他家中失窃25万令吉的事件。

当时,赛沙廸已经预感他会被提控,而他也表明不会低头。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