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翁哈菲兹对抗沙努西,两条路线之争

如果希盟─国阵在新邦二南和埔来能够取胜,翁哈菲兹隐然可以成为新一代的全国领袖,而团结政府的路线,也可以压倒国盟。

vip-slider_0829_wongSa_2

沙努西在柔佛频密活动。网传照片,他的座车在路上受到民众夹道欢迎,查证之下,是移花接木之作;不过,沙努西在许多场合受到追捧,包括他在士乃机场下机时,海关人员和警察都争相和他合照,这倒是真的。

有人问说,他是吉打大臣,柔佛国州2席补选,关卿何事?

殊不知,沙努西也是伊党的全国选举主任,哪里有选举,就关他的事。

沙努西是国盟的选举战将,他的彪悍形象,深入民间;他不怕制造争议课题,只怕没有课题引起争议。他在吉打所向披靡,而他在雪州冒犯苏丹的事件,似乎也没有影响国盟得票。

如今,他扬言绿潮来到柔佛,国盟将从柔北的新邦二南补选开始,长驱直入,直到柔南新山,下届州选就可以拿下柔州政权。

当然,这是选举语言,无须当真而自乱阵脚;不过,也别说人家痴人说梦,毕竟国盟潜力雄厚,马来社会民心殊难逆料。

重点是,柔佛抵挡得了国盟的攻势吗?又有谁能阻挡绿潮的来袭?

很大程度上,柔佛年轻的州务大臣翁哈菲兹,担当了这个重任。而他的考验,就从新邦二南和埔来双补选开始。

人们对翁哈菲兹还比较陌生。他是去年柔州选举之后,取代原任的哈斯尼出任大臣,震惊全国,政坛的消息认为这是王宫的强烈意愿使然。

翁哈菲兹出身政治世家,曾祖父是开国元勋兼巫统创办人翁惹化,祖父是前首相胡先翁,舅父是前部长希山慕丁,这让他赢在起跑线,无须从基层一层又一层的打上来。

而他获得王宫信任,特别和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份属老友,而获得青睐,得以鲤鱼跃龙门。

然而,这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无法弥补他资浅的事实。


*全文/视频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浏览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
*全文/视频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浏览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