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纳加德兰应不应该死?

纳加的死刑,其实已经超越了“支持死刑”和“反对死刑”的争论,而上升到“是否应该判处智能不足(或精神疾病)者死刑”的层次。

新加坡上诉庭驳回申请大马毒贩或数日内正法

贩毒者死,争议不大;但是,如果贩毒者智能不足,他应不应该死?

这关乎纳加德兰的性命,同时也是正义的纠结,人性的挣扎。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