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敢问YB,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

大马的国会议员们,大马新生代的健康,就在你们的手里,却没有得到你们的珍惜。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

我来自一个管教严格的家庭。小时候,见证父亲对哥哥的严厉惩罚,从籐鞭到绳子,以至棒子,没有少过。那个年代,几乎每个家庭都是如此管教孩子,没有人会说是错的。

最严重一次,是哥哥不知在哪儿偷吸烟,被父亲发现了。回到家里,一人拿着棒子追,另一人连滚带翻的躲,一场追打下来,有人自是皮开肉绽,屋子里也像是汤姆和杰利追逐之后的场景,一片狼藉。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