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医院里隐藏的计时炸弹

事件之后,所有相关部门都声称要追究和检讨,但是,会不会只是例行的反应,一个月后,船过水无痕,初级医生依然面对压力和霸凌,然后等着第三宗,第四宗事件的发生?

两个,而不是一个初级医生,同样是20几岁,在同一间政府医院服务,先后走上不归路。

第一起事件发生在2020年12月,一名实习医生受不了槟城中央医院内的压力和霸凌,选择了辞职。然而,或许是创伤太深,离职3个星期之后,厌世而去。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