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儮好和吉雅的金牌和100万

站在理性角度,运动场上有既定的规则,运动比赛能够进行,靠的就是所有人服从规则的运作,并接受规则运作后的结果。要举办一项国际赛会,总体的规则,必须凌驾个别的爱国之上。

谢儮好拿下残奥会羽毛球决赛的决胜点,情绪失控而卧地哭泣。很多国人看了,眼眶也红了。

这是爱国情操昇华的一刻,不为别的,只为马来西亚。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