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风浪日晒下,海洋科学家当大海的保母

尽管面对充满荆棘的工作,但Reef Guardian的领队人兼海洋生物学家钟凤珍凭着不懈的精神和专业知识,率领团队一次次迈向海洋保育的新里程碑,让RG从2004年4名员工的小组,壮大至目前15名员工(包括3名沙巴大学的实习生)的团队。

作为一名在实地工作的海洋生物学家,需要有健康的体能,能够承受阳光、雨水和恶劣天气。图中RG的海洋生物学家正在进行珊瑚礁调查。

马来西亚被海包围的地理特质,不仅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也吸引国内外许多游客到海岛游玩,感受洁白沙滩和碧海蓝天、海底瑰丽壮观的珊瑚、不胜枚举的海洋生物。

然而,当翡翠般的美丽海岛发展成旅游胜地,伴随而来的就是环境污染问题,加上全球暖化、非法捕鱼、塑料垃圾等其他严峻挑战,要维持美丽安全的海岛和丰富的海洋生态,从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海洋胜地的背后,究竟海洋科学家付出了哪些努力,才能让旅游发展和海洋保育并存?来听听Reef Guardian的领队人兼海洋生物学家钟凤珍(Achier Chung)博士的分享。

钟凤珍带领RG守护SIMCA海域十多年,是海洋科学家,更是海洋保育先锋。

随着2001年沙巴州政府宣布位处苏禄海的苏古群岛海域保护区(简称:SIMCA)为我国首个由私人组织管理的海洋保护计划,2003年,民间非营利保育组织Reef Guardian(中文意指珊瑚礁守护者,以下简称:RG)受州政府委任,与沙巴野生动物部门合作,担起管理和保护SIMCA的责任,监控与巡逻该海域区内的人类活动,确保该区的生态旅游活动,与珊瑚礁栖息地和海洋生物保护之间取得平衡。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

昼夜雷达巡逻,举报非法捕鱼

SIMCA范围包括兰加央岛(Lankayan)、德加彪岛(Tegapil)和标利安岛(Billean),面积约5万公顷,来自本地、越南和菲律宾的渔民经常冲着丰富而海洋资源而来此非法捕鱼,当中有些渔船使用拖网捕捞,一网打尽,甚至连鱼苗和濒危物种一并捕捞;有些渔船自制炸药以“炸鱼”的方式捞捕,粗暴残忍的方式对海洋造成极大的伤害。

在茫茫大海巡逻执法,挑战之大可想而知。RG执法队利用雷达跟踪系统在海上巡逻,日夜轮班看守,若发现可疑船只,就会与陆军、海警等执法机构合作展开调查,打击在 SIMCA区域的非法捕鱼活动。

钟凤珍分享,为了解决非法捕鱼和炸鱼活动的问题,RG跟本地的渔业部门、海警、潜水教练、大学教授等保持紧密联系并充当“线眼”,若发现非法捕鱼或炸鱼活动,就会即时在群组通报或举报给执法单位,好让执法范围立即采取行动,一同打击非法捕鱼业者。

“这些事情一个人是做不成的,我们只能在SIMCA区域强制,SIMCA以外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只能交给美里、海洋警察等单位。所以说,各单位之间的沟通和提供的资讯很重要,一发现有非法捕鱼,就立即互相通报。”时至今日,该区域的非法捕鱼活动已显着减少。

兰卡央岛位于沙巴山打根的苏禄海海域,小岛四周围绕着洁白沙滩和漂亮的珊瑚礁。
现在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珊瑚白化事件,导致活珊瑚的覆盖率下降。

保育珊瑚礁海龟,还管控环境办教育讲座

除了海域巡逻,珊瑚礁和海龟保育的工作同样非常紧要。这是因为珊瑚是支撑海洋生态和渔业的重要因素,如果珊瑚被破坏,就意味着海洋生物失去了良好的栖息环境,而海龟是食物链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保护海龟,有助维护海洋生物多样化和生态系统平衡。

兰卡央岛是许多绿龟和玳瑁的产卵之地,每逢海龟产卵季节,RG队员就会负责看守、记录、收集并孵化海龟蛋,最后将小海龟送回大海,保障龟卵的安全,阻止有心人士干扰海龟产卵,以提高小海龟的孵化率。

为了确保岛上的污水处理不会破坏大自然,RG队员还在岛上设置适当的污水处理系统,以便处理和排放来自浴室、厕所、厨房等的废水,并且使用隔油池和垃圾箱分离固体废物,以获得适当的处置,确保将海岛上的旅游活动对保护区的影响降至最低。

每次潜水前,RG队员都会向所有游客或潜水员给予简明指示,强调“禁止脚蹼着陆”、“禁止收集海洋标本”和“禁止乱扔垃圾”等条规,并且安装指示牌,透过活动和讲座,给游客分享海洋保育的知识,若游客有任何违反SIMCA规则的活动,RG都有权去制止他们。

钟凤珍补充,在疫情爆发之前,RG会到山打根学校给予讲座,透过分享会或展览,引起大众对海洋和环境保护的关注和认识,通过教育和生态旅游,促进更多人参与海洋保护工作。

维护婆罗洲生物品种,本地科学家当仁不让

来自砂拉越的钟凤珍(Achier Chung)酷爱海洋、太阳和户外活动,小时候经常在巴刹帮妈妈卖鱼而接触各类海产,对水产养殖和大自然相当感兴趣。

上大学时她选修砂拉越大学水产科学与管理系,当时她是该系的第二届学生,班上只有6位同学,经常有机会实地考察。大学期间,教授就曾带他们到砂拉越巴哥国家公园(Bako National Park)和沙巴马努干海岛(Pulau Manukan),学习有关红树林的知识,以及了解如何在沙滩、河边等地采集生物样本和研究。来到最后一年,她与同学更有机会去到沙巴拉央拉央岛(Pulau Layang-layang),用3个星期时间学习潜水以及如何下水搜集数据资料,例如海参的分布、蝴蝶鱼的繁殖习性等,然后展开研究和完成论文。

2001年,她专注研究玳瑁海龟的游泳行为,获得海洋生物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她曾到中国和美国参与考研工作和学习,尽管海洋科学在本地算是比较冷门的科系,合适的工作岗位不多,但她最后选择放弃在美国深造和生活的机会,回到本地发展。

“为什么想回来呢?让我特别的感触是,曾在一个会议上,有某个外国研究者在介绍婆罗洲的生物品种,这让我感到羞耻,自己是大马人,也来自婆罗洲,为什么介绍本地生物品种的不是本地的科学家?那时就觉得说,我应该回来。”

2004年,她接过Reef Guardian领队的重任,钟凤珍坦言,起初那几年并不容易,很多东西要学习和执行,包括保育海龟和珊瑚礁、监督该区域的捕鱼活动和执法、举办讲座及推广海洋环境教育、完成科研报告、培训保育人员,协调度假村的发展计划、寻找资金方案等。

尽管面对充满荆棘的工作,但她凭着不懈的精神和专业知识,率领团队一次次迈向海洋保育的新里程碑,让RG从2004年4名员工的小组,壮大至目前15名员工(包括3名沙巴大学的实习生)的团队。

2015年,她获得沙巴大学海洋科学博士学位,拥有珊瑚礁检查生态潜水员、培训师,以及名誉野生动物管理员等多重身分认可,2019年更获得国际海员协会(The International SeaKeepers Society )颁发“马来西亚海洋守护者(The SeaKeeper of Malaysia)”荣誉。

要维持美丽安全的海岛和丰富的海洋生态,海洋守护者功不可没。图为Reef Guardian一众队员。
RG团队为来自瑞典的高中生分享海洋保育知识。

无惧风浪只怕人事

身为海洋守护者,队员在岛上并没所谓的周假,几乎每天都在执勤,且大部分时间都在户外,队员的工作时间长短视海上情况而定,必要时,有可能会工作超过12小时。

事实上队员身兼多职,同时扮演巡逻员、教育者、海龟保母等多重角色,不分你我,随时候命,必要时就会挺身而出,合力完成保卫任务。

她分享,同事在执法时会比较严格凶悍,甚至因此而惹怒一些违规的拖网渔夫。“同事曾试过被渔夫责骂,说:‘你等,出去给我看到的话,你给我打。’”

在前线工作,海洋守护者不仅面对大自然的风险,人性问题似乎更棘手。钟凤珍说,除了管理度假屋、监管捕鱼业者,海洋工作者还得监督一些“不听话”的执行人员。她曾遇过好些执法人员偷海龟蛋、钓鱼、撒网捕捉鲨鱼宝宝等,被她和队员捉个正着。坦言自己性格蛮凶的她,在面对警告毫不退缩,站稳立场,向对方的上头举报。

“大风大浪那些都算是小事情,人啊,才是问题!”

以此,在海岛上从事海洋保育工作,不仅要有较好的体能、专业知识和胆量,能忍受长时间在户外工作,还得有良好的沟通技巧,与别人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应对骤变的大自然,也应付复杂的人事问题。

污染洪流难挡,赞美是动力

问掌管十多年来海岛有哪些改变,原以为会听到一连串的积极变化,但她淡然说道:“越来越惨。”

她指出,从过去一年搜集到的数据显示,全沙巴州的活珊瑚覆盖率(LCC)正在减少,即便在RG的保护管辖范围,也抵挡不了大环境的污染趋势,只是情况相比其他地方较乐观一些而已。虽然如此,他们并不因此气馁松懈,目前积极探讨珊瑚繁殖的课题,找寻更多方案来维护海洋生态系统。

“海洋保护这件事需要有人研究,有人执法,有人设定政策方针和监管,各个层面都需要有人去履行职责。”

团员情同手足

总的来说,守护海洋是一份充满荆棘、欢乐、成就感、需要长时间耕耘才能看到变化和成果的团体工作。RG团队里有好几位队员工作超过10年,最短的也超过3年,情同手足,多年的努力让他们获得社会的掌声。

钟凤珍腼腆笑说: “当游客看到这里的海龟很大、鱼儿很多,珊瑚也维持很美的状态,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努力,看到其中的差别,称赞说做得好,我们就很开心。”

如果没有海洋守护者投身其中,海洋的污染程度会有多快?如果人们一贯地只看重眼前利益而忽视海洋污染的问题,我们的下一代还有机会拥抱美丽的海洋吗?

更多文章:

随时多方面自我增值,微型证书小而精巧

梁玮刚挥拍爸爸当教练妹妹是陪练—— 我们仨的网球梦

杨敏仪炙热的创业魂

rm_restrict_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