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玲|连名字都被剥夺

去年当塔利班夺回阿富汗政权时,我就想到了《使女的故事》。最近,当塔利班下令女性出门必须穿全身罩袍(burqa)、不让女中学生回校上课时,我想起了还未读的续篇《证言》——Offred被带走后的命运如何?

有这样一个国度,人民根据“功能”被归类。男性被分为领导、“天使”(卫兵)、“眼睛”(暗探);女性被分为领导的妻子、“阿姨”、佣人、负责生育的使女。其余的是除了医生牙医等少数社会必需的专业人士,就是经济社会地位低下的人士。

在那个阶级分明的社会里绝大多数人没有自由和人权。除了负责管理和“教育”女性的阿姨们,所有女性被禁止阅读与书写,因为这个禁令,连商店的招牌都只剩下图像。领导家的女儿可以上学,但在学校里她们也只能学学绘画、刺绣、钩织这些培养她们长大后成为领导妻子的技能。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