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玲|疫苗、牛津腔、英式机智

我对英国口音有偏好,虽然对我的耳朵而言,北美口音是众多英语口音中最友善的,但私心觉得抑扬顿挫的英国口音比较优雅迷人。另外,如果可以选择疫苗“附加作用”的话,我还想点选英式幽默和英国人的机智风趣。

5月中去接种了第一剂英国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虽然根据其他人的经验,心理上和生活上都做了准备打针后可能会身体不适而预留了两天休息时间,打了针之后很幸运地几乎什么副作用都没有。倒是有个小插曲——打疫苗当天,坐在柜台处等着我把身分证和同意书交给他核对的负责人竟然是“疫苗部长”凯里!有人问,凯里是不是跟你说中文啊?(意指打了科兴疫苗中文变好的哏)我说,没有,我们说牛津腔英语。

后面那句当然也是开玩笑,我才没有因为打了英国牛津大学有份研发的疫苗而能说英国腔或牛津腔英语呢,虽然如果可能的话,我其实也想要这个“副作用”呵。我对英国口音有偏好,虽然对我的耳朵而言,北美口音是众多英语口音中最友善的,但私心觉得抑扬顿挫的英国口音比较优雅迷人。另外,如果可以选择疫苗“附加作用”的话,我还想点选英式幽默和英国人的机智风趣。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