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玲|寻找蛛丝马迹的人

考古证据从何而来?树木的年轮、植物的孢粉、动物和人类的骨头、古代人使用的器具,他们留下的建筑物、垃圾等。还有戴蒙喻为“古生物学家的梦想”的林鼠(pack rat)杂物堆。

最近几个月对历史颇感兴趣。阅读也好看剧也好,从中学到的历史事件或关于古代的事物,常让我感到醍醐灌顶,愈发觉得自己对许多事都很无知。

开始对历史产生兴趣的契机,是美国学者贾德戴蒙的《枪砲、病菌与钢铁》。我想应该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学生时代对历史没什么兴趣。为了应付考试总是要背许多年份和人名,结果历史总是让人联想到太无趣的死背。

然而戴蒙所写的历史却能让人一页接一页读得津津有味。学习新知识的同时,有时也因能串连到原本一知半解的事物,”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而茅塞顿开。譬如,一直以来看电视或图片中的印地安人或爱斯基摩人,总觉得他们长得更像东亚人,却不明白为何如此。读到古代人类迁徙的路线之后,才明白印地安人和爱斯基摩人在基因上应比较接近东亚人,所以长相与东亚人相似也是自然不过了。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