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玲|镰仓的神仙奶奶

旅游手册说,用寺里的泉水洗过的钱会增加,我就不妨一试地把钱包里几个总值约三四百圆的硬币放里篓子里,用泉水淋过后拿手帕抹干再收进钱包里,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洗法。然后当天傍晚就有人给了我500圆,于是一厢情愿地联想:我该不会是遇到了神仙吧?

5年前的5月从东京出发到镰仓住两个晚上。其中一天买了镰仓著名的江之电的一日券,可以无限次乘搭、无限次在镰仓市和藤泽两个终点站之间的任何车站上下车。傍晚时分参访了镰仓大佛的所在地高德院之后,沿着铁路寻找可以拍到江之电从隧道出来的地方。那一带的电车路段与民宅非常近,感觉如果从车窗伸出手臂,就可以与从房子窗口伸出手的人击掌似的。坐在电车里驰骋而过时我想,那一带的居民会不会被每天往返多次呼啸而过的轰隆声烦死?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是不是像住在村上春树短篇小说〈芝士蛋糕似的我的贫穷〉里所描述的,坐落于两条电车轨道交界处的房子一样?

说回那天发生的事。拍到电车从隧道冒出头的照片后,我再沿着轨道走回大佛附近的长谷站。路上看到轨道另一边有间可爱的房子,就蹲下来拍几张照。“找到漂亮的风景了?”专注取景时,耳际传来好像在对我说话的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位老奶奶,貌似在住家附近散步后正在回家的路上。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