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浩 | 山君驾到

1889年9月中旬,《自由西报》刊登了关于边佳兰虎患的跟进报道,里头谈及当地沿海一带马来村民无不人心惶惶,直指近来当地老虎出没数量倍增,咖啡园里的割草工人白天都只敢集体结伴劳作……

上回说到1897年见报的边佳兰古早味“鬼故事”,其大背景乃是当地始于1880年代的咖啡种植活动。但话又说回来,在我们这个赤道国度里,但凡涉及开芭拓垦的历史,往往都离不开“虎患”此一元素。既然19世纪末的边佳兰有“虎鬼”之说,那不如让我们时光回溯,寻觅当地是否真有虎踪,以致“虎影幢幢”?

说巧不巧,1889年9月的新加坡英文报章《自由西报》,先后刊登了两则边佳兰虎患的新闻。首先是在该年8月末,光天化日之下,三名马来人在边佳兰咖啡园旁的森林伐收藤条时,突然遭遇虎袭,其中一人瞬时被拖入林中。其同伴踉跄逃回甘榜,召集众人进去山芭里搜救,最终也只在森林里的池塘边上找到一些残碎的人类肢体。

就在老虎噬人惨剧发生后不久,1889年9月中旬,《自由西报》刊登了关于边佳兰虎患的跟进报道,里头谈及当地沿海一带马来村民无不人心惶惶,直指近来当地老虎出没数量倍增,咖啡园里的割草工人白天都只敢集体结伴劳作。到了夜里,老虎还会光明正大踏进村子把狗叼走,以致夜幕降临之后,人皆紧锁门窗,不敢外出云云。当地一位马来老者更言之凿凿,说此间山君肆虐,皆因知晓柔佛苏丹适时正在游历欧洲,国中无主,趁机作祟是也!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