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浩 | 天涯沦落人

透过追踪“台生荷裔马六甲人”的人生历程,不难留意到隐隐现于他们身后、那庞大的17世纪荷兰东印度群岛商业殖民霸权的巨网,而马六甲亦然成为这张巨网当中的其中一处纵横交汇点。然而历史总是充满巧合……

登上过马六甲山(Bukit Melaka,旧称圣保罗山Bukit St. Paul)观光的朋友,应该都见过山顶上兀自伫立的圣保罗教堂遗迹内侧,任由众多石碑倚墙排列的景象。这些表面刻着各式花纹及难懂的拉丁字母的石碑,其实都是昔日葡萄牙人及荷兰人长眠此处时所立制的墓石。

马六甲圣保罗教堂遗迹内陈列的古墓碑群,笔者摄于2017年。

这些墓碑年份当中,最早者可上溯至1568年,几乎都以葡文或荷文刻记勒石;墓碑的主人们,皆为葡荷殖民时代的欧裔人士,身份包括总督、将领、官员、商人、传教士、主妇与小孩等等,是研究马六甲史不可或缺的重要史料文物。我本人并未谙葡文与荷文,但拜当今网络查找资料之便利所赐,尤其是马来西亚土生荷裔文史学人丹尼斯·德维特(Dennis De Witt)著作的指引,让我这个门外汉也能一窥其中精彩的历史片影。

在圣保罗教堂遗迹内有那么一座墓碑,根据碑铭,其墓主共两位,一是乔安娜·希克斯(Joanna Six),她在1696年1月1日去世,得年40岁;另一位则是她出生仅仅7个月便夭折的儿子,逝于1695年5月21日。碑铭上也用荷文明确记载乔安娜“生于大员”(Geboortich van Tayoan)。所谓Tayoan,即今天台湾岛的台南安平地区,17世纪时尤指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当地建立的热兰遮城(Zeelandia)要塞。其实除了乔安娜,其丈夫雅各布斯·佩德尔(Jacobus Pedel)亦生于福尔摩沙(Formosa,即今天的台湾岛),如此说来,这对夫妻俩也算得上是那个时代的“台生荷裔马六甲人”了。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