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浩 | 五十二年前的一场火

1969年5月那一夜的新山,顶多也只能算是虚惊一场,待太阳升起,便烟去无痕。深夜的一场火将真相都掩埋在灰烬下;新山近40年來的都市发展,也彻底抹去了那曾是三大民族患难与共的城中木屋区。而旁观历史的我们,记忆中好像什么也没失去,又似乎永远失去了什么。

1969年5月13日,新山。

晚间8时许,阿娥的母亲乘坐小叔开的车,从新山郊外的农场,驱车赶回直律街与沙林路交汇处的木屋区,急急忙忙告诉家人从收音机里听来的消息:“上面”乱了,暴动了,戒严了。

此时就读宽柔中学初中三年级的阿娥,犹记得1964年新加坡种族暴动那一夜,新山一片风声鹤唳的紧张气氛。此时母亲慌张的神情,唤醒了她幼年耳濡目染的恐惧。即便如此,此时新山市区仍无异样,阿娥母亲只能嘱咐孩子们:今晚不要睡得太沉,因为听说“上面”有人会故意纵火,待人逃出住所时,便如何如何云云。

就这样,阿娥一家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入眠。半夜凌晨,屋外忽传喧哗,惊醒的阿娥打开窗户一看,惊见火光冲天!此时一家大小早就慌了阵脚,把之前的叮嘱抛之脑后,赶忙摇醒还在熟睡的弟弟们,三作五步冲出屋子,却见屋外早已聚起一大票街坊。路对面的警察宿舍,警员们正对着木屋区呼喊,要大家快从屋子里出来避难,不要怕;邻居的马来公务员太太泣声不断,边哭边说:我们这里马来人和华人关系很好,我们不可以发生那种事……

今天的沙林路一瞥,斜坡下方為直律街。筆者攝於2012年。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