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齐白石 云近黄河学水流

那时候白石老人已近90,深居简出,不肯再接见那班把他的画当货物,几十张几百张,一口气订了囤积起来的鲁莽客了。

白石老人老得有点返老还童的时候,变得有点聒噪,可喜的是,口齿还是十分清晰。很多小时候琐琐碎碎的趣事,他担心再不说出来,迟些时候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因此总是一逮着机会,就口若悬河,滔滔地说与亲近的人听——而且白石老人颇有说书人的天赋,明明支离破碎的往事,经他把细节凑到一块儿,都说得好像静寂的午后,屋外刮起的不请自来的风,那风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煞是舒心动听。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