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黄晓明 第七支孔雀羽毛

问黄晓明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他回答,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然后才自嘲地说,就算你觉得可笑,我还是会这么回答,因为这确实是我这当下的理想,如果一个演员不把奥斯卡当成终极理想,那他混进这一行图的又是什么?而说这话的时候,黄晓明还不是“金鸡奖影帝”呢。他一开始就承认,他不是天生的演技派,他演起戏来,终究技不如人,他缺的不是戏份,而是天分,所以一直用拼劲和傻劲来顶凑……

黄晓明迟到了。我瞄了瞄手表,他迟到了接近卅分钟。印象中的黄晓明,是个对工作行程抓得特别紧的一个人:专业,准时,极致,几乎全成了他的专用形容词,而这,恰好也是黄晓明作为这个时代中国娱乐产业向外输出的最佳励志品牌的其中一个要素。因此他一来到现场,第一个动作就是双手合十,跟现场的每一个人道歉,然后通过助手传达他的意思,“不担心,接下来的拍摄,该怎么拍就怎么拍,按原本计划进行,一定拍到大伙都满意才走。”

拍封面照迟到,绝对不是凡事要求工整完美的黄晓明可以接受的事。可那一趟飞进来马来西亚以名表品牌代言人的身分跑活动,行程已经被安排得水泄不通,偏偏摄影棚又躲在一个小小商业区的3楼,招牌藏得有点隐秘,加上司机是个新人,都兜了好几个圈了,还是摸不着门路,后来听说,黄晓明在车上整张脸挂了下来,很明显觉得他的优质偶像形象,完全在他掌控以外的情境底下受到了磨损。

黄晓明比谁都注重专业形象的确是真的,从入行、走红到现在,他都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企业品牌来看待。我记得和他躲进摄影棚的小小化妆间对谈,空间显然有点幽闭,反而光线倒还可以,黄晓明脸上刚上了妆,即场给我复习“剑眉星目”这4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我看得出来他其实坐得并不是太舒服,那椅子的高度是专门配合化妆师上妆用的,于是我暗示需不需要换张舒服点的椅子,他摇了摇头,并且我知道他正竖起耳朵收听外头的动静,包括摄影师如临大敌地正在试灯打灯调灯,准备即将展开不到两个小时4个造型8张照片的封面拍摄——而黄晓明一如既往,微微抬起下巴,眼睛永远维持在同一个略高的水平线上,仿佛眼前一直有一架看不见的摄影机正对准他拍摄。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
*全文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阅读
已是 VIP
 
普通会员
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