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风吹麦浪,绿草如茵的李健

老一派的父亲大多笨拙,不懂得如何把爱说出来,因此李健在心底对父亲的愧欠,是后来重新录制〈父亲〉那首歌的时候,决定加入一句,“我为你骄傲,当我谈起你的时候——

节目一录完李健就不见了。李健不见了。他拉起单杆行李箱,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有多长?他瞪大眼睛,很严肃地用手比划着:“这么长,就这么长,就一条鲤鱼那么长——”我抬起头,多少有点儿惊讶,原来李健的幽默,是那么文质彬彬的幽默。而且我很快留意到李健的手掌,掌纹细乱如丝,像在手心抄满了密密麻麻的诗稿,这显然是一双一张开来就掉了满地都是故事的手。然后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飞走了,飞到一个风刮得很大很大,大得他必须腾出一只手来按着头上就快被吹走的绒帽跟大自然较劲,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眷恋红尘的地方——

李健说,娱乐圈是个惊涛骇浪的江湖,越是站在风口浪尖的时候,越是要转身避它一避——避开被名利击沉他的音乐道德,避开被风光卷走他的文学修为。所以李健怎么会在乎排名输了给韩红或其他人呢?当歌手们被花团锦簇着的时候,李健总是悄悄离开现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北京一座被拆迁后的胡同的门楼上,看着夕阳欲坠未坠,看着岁月支离破碎,他喜欢让自己掉入和现实脱离的恍惚感,我记得李健很认真的说过,“我喜欢当第二或第三,不习惯拿第一。”排在哪有多大事儿呢?音乐和人一样,只要气节壮阔,站在哪里都一样澎湃,站在哪里都像风吹过金黄色的麦浪,然后一只深蓝色的喜鹊低低飞过,啁啾欢唱。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