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陈坤 我很脆弱,但我很高兴

陈坤小时候牵着弟弟的手,在冬天到父亲的新家去取学费,两兄弟站在门口,闻到一阵又暖又香的炖肉,陈坤记得,他当时很肯定地对弟弟说,待会领了钱,爸一定会喊我们进去吃饭的。可是门一打开,继母抱着刚出生的婴儿一看见他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扭过头对屋里喊,你儿子找你来了,然后父亲走了出来,把学费塞进陈坤的手里就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去。回程的时候因为羞愧,陈坤松开弟弟的手,一路低着头没有说话,而他弟弟也一声不响,饿着肚子……

看见父亲拎着汤壶准备离开,陈坤这才追着出去喊了一句,爸,您明天什么时候来?他父亲也没回答,只是笑,挥手要他进去,然后张开口,没有发出声音,用口型对他说,去,进去,大伙等着你呢。

那是好多年前陈坤回到重庆拍戏时候的事了——父亲摸熟了到片场的路,隔三岔五的,就会提着壶汤送到片场,满脸微笑地坐在一旁,一直等到放饭的时间,陈坤靠了过来,他才打开汤壶,把热热的汤盛出一碗,递过去给陈坤。后来陈坤回忆说,都是些煲鸡汤、炖黄芪、熬沙参之类的,不外是给他提提神补补气——刚巧那部戏的导演也是重庆人, 陈坤的父亲因此感觉特别亲切,老是留一碗给他,唤导演小杨,“小杨今儿的汤好不好喝?好喝?那就多喝一碗。”反而是对陈坤,父子俩大部分时间都不说话,就像一条河,水深,河静,两父子坐在那,也没有谁会朝那河扔石头,就只任那河在岁月里潺潺的、潺潺的流。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