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王尔德 快乐不快乐,王子的面具

而我情倾王尔德,不单单因为他目空一切的玩世不恭,也不完全因为他的机智和才情像一波让人措手不及的巨浪,随时把那些故作深奥的假道学们,一并吞噬了去,主要还是因为他的爱情——王尔德说过,他没有办法在没有爱情的环境之下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王尔德为了爱他宠他惯纵他,并听从他的怂恿,为他跟平素总是暴虐他以及他母亲的父亲昆斯贝利侯爵打官司的同性情人波西,因为波西的父亲指控王尔德是个同性恋者,王尔德告上法庭与之对簿公堂,结果败诉而锒铛入狱,而波西两年后在巴黎望着憔悴出狱的王尔德说,“当你已经不再高高在上,这一切将变得一点都不有趣”……

最后只剩下静。绝望的静。连隐约的、抽搐的、终将一路遁逸而去的背景音乐,都被省却下来。然后比黑还要往下黑几分的字幕,终于慢条斯理地往上滚动;也终于,我们读到了字幕上如履薄冰的悼文,战战兢兢,倒叙着王尔德恃才傲物但声名狼藉的一生。

但我相信,斜坐在雕工精细的椅子上,穿着黑白两色的西装并系上紫色领巾,然后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镶银手杖的王尔德,才不会稀罕这一切犹如色心大发时突然发现自己涩然不举的致敬——他连买份小礼物给男妓,也要专程坐着马车到庞德街的松希尔店选个银烟盒,以示虔诚。所以他在遗言嘱咐,一定要在墓碑上把他雕刻成古埃及神话里长出翅膀但分不出性别的怪物斯芬克斯,并且在碑文上,沾沾自喜地自封为“声名狼藉的牛津大学圣奥斯卡,诗人暨殉道者”——因此你如果有机会到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却因行色匆匆而赶不及给王尔德带一束玫瑰,没关系,那就在斯芬克斯的雕像下,给他印上一个热情的血红色唇印吧,相信我,他会朝你眨一眨眼睛表示赞许,因为他喜欢所有离经叛道的仪式,从来都是,一直都是。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