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郁达夫 岁月如铅,少年初静

郁达夫吃蛋,泰半是听取和他一同寄宿“支那”同学说起的饮食术,要是夜里做了伤害身体的事,第二天就得赶紧吃“鸡子加牛乳”补回来,这样才不会精神萎靡,才不会误了学习。

吃蛋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郁达夫。但前提必须是生熟蛋。并且必须以一种老派的,带点南洋风情的吃法:将两颗热水焖得半熟的鸡蛋,用茶匙轻轻敲开,倒在浅浅的碟子上,然后撒上酱青和胡椒粉,赶紧端起来呼噜呼噜,一股脑儿灌进嘴巴里——蛋摊凉了就腥了,青春也是。

而我想起的,是少年时代留学日本的郁达夫。想起他夜里在被窝内的手不规矩,伸进了裤裆,第二天就会溜到宿舍的后院,趁房东女儿不留意,手忙脚乱地抓起两颗鸡蛋,活生生地敲破了灌进肚子里——有一次被逮着,房东的女儿故意作弄他,明知道郁达夫也有份轻轻拉开澡房的门,在氤氲混沌里偷偷看她洗澡,却问他知不知道他那几个“支那”同学总爱偷看女孩子洗澡,可不可以帮忙劝劝他们哪,说完还“噗嗤”一声笑出来,把另一颗鸡蛋塞进他手里,那你今天再多吃一颗吧。而郁达夫因为害臊,涨红了脸,全程低下眼,两只手一直来回搓弄着碗沿,不敢和房东女儿的眼神交接,可他体内生机勃勃的青春啊,正呼呼作响,随时准备喷薄而出。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