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尊龙 看上去很美

尊龙后来说,有好长一阵子他在加拿大的日子安静得像个修道士。每一天,其实就只有两个日程:遛狗,还有就是推着轮椅,陪养母散步。

尊龙一丝不挂地站在镜子面前。像一只美丽的鹿,左右摆动着鹿角,安静地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是冬天了。加拿大的冬天城府很深。深得明明以为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可能再往下冷了,但其实还没有,其实还有下文。尊龙关掉电灯,将壁炉里的火拨得更旺一些。于是那火就像情人,暖烘烘地扑到他身上来。尊龙独身。独身常常替一个人的传奇性加多几分。然后他顺手将搁在壁炉台上的信带进卧室,打算临睡前再读一遍。已经好久了,尊龙没有再收到从北京寄来的信。他想起婉容皇后在紫禁城的那两年,几乎每天都用英文给溥仪写信,并且落款为“伊丽莎白”,那是她专给溥仪一个人专用的昵称,作风洋派得很。而且到现在尊龙还记得,婉容夜里睡觉,寝室的门从来都不关,顶多只是把门帘垂下来,她让服侍她的宫女都睡觉去,只留下一个太监在屋外守夜——只是尊龙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溥仪为什么非得要发了疯似地把婉容为他生下的孩子丢进烈火熊熊的火炉里?虽然溥仪怀疑那孩子不是他的,虽然——溥仪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孩子绝对不是他的。可孩子终究是无罪的,尊龙对导演说,即使因为贫穷而被装在竹篮子里准备丢弃在香港街头上的孩子,也是无罪的——说完,尊龙怔怔地看着手中刚抽上一口的纸烟,突然在沙发扶手上的烟灰缸里暗中使劲将它掐灭,就好像掐灭他曾经没有办法对人开口的灰暗童年,然后尊龙站了起来,刷地一声拉开窗帘。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