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俊奇 | 圣修伯里从飞机上坠落的小王子

他只是微笑,不愿意给我正面答复——他们说,人们聚精会神地注视一幅画,最长也只大约是12分30秒。于是我望着他,把他想像成一幅画,而他则安静地凝视着沙漠,一声不响,像一张空白的没有写上地址的信封。于是我顺着他的眼光望过去,那金光闪烁的沙漠里头,一定埋藏着一些他不想告诉的什么。我记得人们面对视觉注意力考核时,会先快速扫视边缘和轮廓,找出其中的情境识别点,然后才会留意次要细节。而把我的视线紧紧扣押的是,晒红了的沙漠上,一座孤傲地对着朝阳挺起下巴的沙丘,那沙丘的背脊,看起来有点像一顶帽子,又有点像被蛇吞进了肚子里的大象,然后我看见盘旋在半空的直升机,它的机翼像忽然像刀背一样滑下来,悄无声息地划破了小王子的一角围巾——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