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油小生|大海的女儿

20世纪初期,职业运动员谋生不易,安妮特在澳洲、英格兰各地巡演,她会潜入大水缸内起舞,或是表演高空跳水,简直就像个极限运动员或杂技演员,以至于当她在1910年代前往美国发展的时候,没有人记得她曾是顶尖的长距离泳手。


“如果你挑战英吉利海峡,那我每周可以给你8英镑。”

经验老到的《每日镜报》体育负责人看过19岁少女安妮特·凯勒曼(Annette Kellerman,1887-1975年)的成绩单后开出价码。其时,安妮特才刚与父亲从澳洲来到英格兰,参加了一些小比赛,她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更迫切的是,父女俩太需要这笔钱了。

1905年8月24日凌晨,安妮特·凯勒曼与其他6名男选手一起挑战34公里长的英吉利海峡,最终无人成功。挑战失败的她得到30英镑酬劳。挑战过程中她记得补给船不时会给她一些饮料和三明治,其中也包括赞助商提供的巧克力,那巧克力让安妮特在水中每半小时都反胃昏眩,上岸后拿到钱,她感慨自己其实“损失了7磅的,好好的,澳洲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