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多斯|那阵清风

风,一阵又一阵地吹进了帐篷,闷热散了,空气一下子轻盈起来。帐篷里的同伴望着随风上下的门帘,有的喃喃赞美上苍,有的交换微笑,而我竟然泪湿决堤。满心感动,满心感恩。

车子蜗步在路上移动。

说蜗步,并不夸张,因为我们的车的确就是在看不到头也见不着尾的车龙中,一点一点地慢慢向前挪动。三十多公里的距离,从清晨走到快要中午了,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我想,下车走路,恐怕更快。

车子两边,真的有数不清的穿着白色戒衣的人。他们没钱搭车或是搭不上车,头上顶着生活所需的筐箧,身上背着行囊,烈日下,就这么踽踽而行。沙漠绵延,人群拥挤,我们这群为数近200万的朝觐者,此刻正全数由麦加向阿拉法特集中。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