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多斯|遥远的市声

童年的台北还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城市,那个时代生活简单,人情味饱足。大概是因为这缘故吧,疫情萧索之时特别怀念。

行动管制实施之后,路上行人少了,车声没了,连每个星期来两次,不断用喇叭播着“收旧报纸”的,和放着儿歌的冰淇淋小贩的声音都听不到了。耳朵好清静,可清静得又很不真实。在猜度何日君再来的时候,我不禁想起小时候街头巷尾流动的声音了。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