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多斯|读心

第一次就遇到她。短短的头发,白皙的脸,五官端正,要不是她的眼睛习惯往上翻,我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同,反而是她风趣的谈吐和清脆的笑声让我扫除了心中对盲人的刻板印象。

早上10点,新加坡动物园游人不多,我立在红毛猩猩的家外头,聚精会神地看着它们。隔着人造小河,一只只红毛猩猩或在小山头悠闲地坐着躺着咬着花儿草儿,或是飞跃、攀爬、玩闹着,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它们,想把眼睛变成摄像机将面前的一切完全记录下来。

一对外国老夫妻看我望得如此专注,过来跟我搭讪。“它们真是可爱,是吗?”我点点头,眼睛还是直勾勾地注视着前方。他们见我没有答话,便也顺着我的视线往前看。大概看不到什么特别之处,也想不出我“凝视”的目的,夫妇俩站了一会儿,也就互相搀扶着走了。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