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金城|诗情画意的月光河

号称本地月光河第一人的大炒头手说:“我老粗一个,字不识两只,哪懂得什么文不文学?黑猛猛的干炒河上打粒生鸡蛋,蛋黄如月亮,河指的是河粉,加起来就是月光河啰!”

不知打从何时起,巴生谷一带的食肆餐牌上,出现了一道“月光河”。

名字诗意得不得了,足以媲美旧日的“广府鸳鸯”。扰攘市井中能创出如此韵味非凡的新词,钦佩之余,不禁揣想:是哪位仁兄竟像我的一帮诗人朋友撑饱没事干,想出此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一笔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