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金城|岁月饼屑:炒米饼•糯米团

外婆当年南来,身上便只带了满满的一罐炒米饼,坐船七天就吃足七日,就这麽熬了过来。回想起外婆吃炒米饼时若有所思,眼中彷彿有海……

前阵子到广州出差,在饼铺里见到久违的炒米饼。凼凼转,菊花圆,炒米饼,糯米团,阿妈叫我睇龙船,我唔睇,睇鸡仔,鸡仔大,拎去卖,卖得几多钱?卖得三百六十五个仙……。

一转念,彷彿就跟辞世将近廿年的外婆打了个照面,脑际倏然响起外婆当年教我唱过的这首广东童谣“凼凼转”,就在她大辈子也未曾重返的“故土”上。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