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卿柔|反思社会安全网与性别暴力

可能有人在看待此类社会新闻时,会简化地将它归纳为受害者的个人不幸——“她就是在错误的时间点出现,并且遇上了错误的人”,还有认为纯粹是行凶者个人的性癖好和丧心病狂,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这是一个和过去看似没有不同的夜晚。2021年3月3日,在和朋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餐聚会后,33岁的莎拉·埃弗拉德(Sarah Everard)因为隔天还有工作而提早离开,并决定独自从伦敦南部郊区走回位于Brixton的住所,全程距离只有约5公里。从伦敦街头的监视器当中可以看到,莎拉头戴着灰色针织帽、穿着蒂芙尼蓝的运动外套、斑点长裤和运动球鞋,还选择走在了一条路途较远,但是光线明亮的街道。路上,她还兴奋地和男朋友讲了15分钟左右的电话,准备计划来临周末的行程。

大家都说莎拉“做了一切她该做的”,她一身运动著装、明亮大街与亲友通话保持联络,但是,原本半个小时的回家路程,莎拉却永远没有抵达家门,她失踪了。一个星期后的3月10日,她的遗体在距离市中心130公里外的肯特郡被找到。莎拉被证实遭到性侵后杀害,接着凶手焚烧毁尸、过后将尸体遗弃在池塘。令人震惊且异常讽刺的是,杀害她的凶手是原本理应保护人民安全的员警库任兹(Wayne Couz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