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系德 | 远征湖滨公园 大湖捞小鱼

回到家中,家人见到那些鱼好生奇怪,追问“此鱼何来”。我当然不敢说是从大湖捞回来的,因为成班“哗鬼”没有大人带着竟敢跑到“冇雷公咁远”的湖滨公园去玩水,在“欺山莫欺水”的首条家规而言,根本就属死罪!

作者(左一)与一群游伴年轻时在湖滨公园草地上留下青春影像,可惜其中3名男性好友现已不在人世了!(作者提供照片)

说起湖滨公园,现在也许不会多少人有兴趣去逛,但50年代它可是吉隆坡著名旅游胜地。我才几岁大未入学前,哥哥就带我和三姐来到湖滨公园拍照。那时哥哥在谐街瑞吉摄影公司工作,所以才会成为有机会玩照相机到处“谋杀菲林”的少数群体。我甚至三四岁时已在法庭山上拍过第一张Kodak彩色照了,腰间裤头还插着一把玩具枪,双手叉腰,系威系势摆出个独行枪手的款,只欠头上一顶cowboy帽。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