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系德 | 蒲种见老友 沉郁与欢乐

蒲种有一个“公主城”(Bandar Puteri),却没有如“睡公主”、“白雪公主”般身娇肉贵的公主,反而食肆林立,是馋嘴老饕的觅食胜地。很多年前我常向LivingSocial之类的网站购买美食优惠券,和家人来吃香喝辣。

蒲种公主城到处都是美食店。(星洲日报照片)

旧巴生路过了华联花园往前不远,左边的三岔路口可以通往蒲种(Puchong)。“蒲种”这名字有些趣怪,有个朋友把它念成“蒲肿”,告诫道:“唔好乱咁周围去‘蒲’(游荡寻乐狂玩),‘蒲肿蒲肿,蒲完就肿’!”

记得十多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去蒲种的心情很沉重抑郁,因任职MUDA计划工程师并在吉打定居的青少年时期好友刘志成,忽患上肺癌返回吉隆坡接受化疗,暂住在蒲种他孩子家中,我闻讯即赶去探访他。之前我从未去过蒲种,只凭一本老爷地图指引路线,就胆粗粗驾车出发。旧巴生路转进蒲种那条路当时相当难行,其中一段还是未铺上柏油的崎岖不平简陋黄泥路,车子开了好久好久,感觉路程好远好远……经过漫漫长路,终来到蒲种那住宅区找到老友,只见他容颜憔悴,向我诉说化疗后十分辛苦。我也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无法为他分忧;不久后他竟这样就走掉了……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