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系德 | 聊灯谜看粤剧 竟在小印度

《通报》收盘后我转到《南洋商报》任职,依然有邀叔麟写稿。有一次他前来吉隆坡访友,约我和其他文友到十五碑一家茶室聊天吃宵夜。我们这群华文写作人,竟然来到这个“小印度”谈文论字,不知算不算“踩过界”?

“小印度”十五碑的Shantanand Auditorium也有粤剧看。(网络图片)

我平日不常去十五碑,有一次前去,是为了和新加坡作家黄叔麟见面。当年我在《通报》当副刊主任时,甫从《南洋商报》退休的老前辈陈雪风过来协助副刊编务,他负责一个专栏版,邀得多名文友为我们撰写杂文,其中一人就是黄叔麟。不过陈老只在《通报》任职一段短时期,便因心脏健康问题离职休养,由我接手与那几位作者联系。

我与擅长相声及灯谜的黄叔麟谈得最投契,他还寄上他的散文集《僧庐下听雨》和以贺天之名著写的《并生阁谜话》相赠。我对猜灯谜甚感兴趣,读过他的著作后对相关学问有了更切深的认识,至少知道什么是“卷帘格”、“白头格”、“粉底格”等等,不像以前那样只懂得“还珠格格”和骂人“衰格”、“贱格”!

会员专属区

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注册成为会员

会员登入
 
 
member vip package